澳大利亞幼教理念對我國幼兒園教育實踐的啟示論文

教育論文 時間:2018-10-25 我要投稿
【www.hxcajs.live - 教育論文】

  幼兒園教師引智培訓工作(TheJIFEEProgram)是江蘇省師資隊伍建設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本項目共分四期進行,每期培訓時間為4周。第四期于2013年11月18日在蘇州宏文外語研修學院正式開班,課程涉及世界學前教育前沿的理念和理論、技能和技術,內容涵蓋學前教育的健康、語言、社會、科學與藝術五大領域,主要為全省幼兒園園長和骨干教師提供拓寬視野、啟發思維、瞄準前沿、反思自我的培訓平臺,促進從事幼兒教育工作者進一步更新保教理念、優化保教模式、創新保教機制和綜合素質的提高,推進江蘇幼兒教育現代化建設和幼兒教育國際化戰略的實施。江蘇省幼兒園教師引智培訓引進澳大利亞昆士蘭科技大學學前教育專家團隊執教。昆士蘭科技大學學前教育在學前階段的師范教育領域處于澳大利亞領先地位,并在世界上享有較高聲譽,是澳大利亞從事學前教育研究規模最大的機構,具有學前教育本科、碩士和博士學位授予權。筆者有幸成為TheJIFEEProgram第四期的一名學員。

  前兩周課程由昆士蘭科技大學早教系莫林妲(Melinda)和朱莉(Julie)兩位老師執教,莫林妲老師給我們介紹澳大利亞第一個適用于0—5歲兒童的國家課程框架。本文將從澳大利亞的0—5歲兒童的國家課程框架來談談對我國幼兒園教育實踐的啟示意義:

  一、澳大利亞幼教課程框架簡介

  澳大利亞第一個適用于0—5歲兒童的國家課程框架是引領其早期教育發展的幼教理念的集中體現,我們可以從中獲得對我國幼兒園教育實踐的啟發與借鑒。

  澳大利亞的0—5歲兒童國家課程框架主要由三個方面組成,即歸屬(belonging),存在(being),形成(becoming)。歸屬,兒童了解自己屬于哪一個群體,與周圍世界的良好關系是形成歸屬感的關鍵;存在,兒童生活在此時此地,對自己形成一種身份認同,只有建立良好的自我認同,才能與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系;形成,兒童在不斷變化、不斷發展的過程中,形成不同的人生體驗,養成良好的人格與個性。

  以上三個方面是緊密相連的,兒童只有體驗到良好的“存在感”,才能產生歸屬感與安全感。兒童感受、體驗到此時此刻的“我”,是產生歸屬感的基礎,兒童有了歸屬感,反過來又能促進兒童更好地體驗“存在感”,二者是相互促進的。“歸屬”與“存在”同時又是兒童“形成”的基礎,兒童在不斷變化的生活中,通過與周圍環境相互作用,獲得一定人生體驗,而形成現在的“我”,也指向將來的“我”。這三個方面的發展,關鍵是良好關系的建立,良好的親子關系和同伴關系是兒童從事各種學習活動的精神保障。當兒童與父母建立安全的依戀關系,他們就會更有自信和能力去探索周圍世界。在童年早期環境中,兒童覺得有安全感時,積極地與他人互動,并逐漸承擔更多的責任,最終促進其身心全面協調發展。

  二、澳大利亞幼教課程框架對我國兒童園教育實踐的啟示

  澳大利亞兒童早期教育主要有Birthto5years(0—5歲早期教育)和FormalSchooling(正式學校教育),其中,0—5歲兒童早期教育主要有Longdaycare(全日托)和Familydaycare(家庭日托)兩種形式。莫林妲老師給我們介紹澳大利亞第一個適用于0—5歲兒童的國家課程框架,課程框架的理念具體體現在國家課程大綱中的五大教學目標之中,即Identity本體感),connections(聯系),wellbeing(幸福感),involvedlearners(參與式學習者),communicators(交流者)。這對我國幼兒園教育具有一定的借鑒與啟示:

  (一)兒童園教育應關注兒童的本體感

  在澳大利亞第一個適用于0—5歲兒童的國家課程框架引領之下的首要教學目標是發展幼兒的本體感,就是讓感到安全、受保護和有依靠,幫助幼兒建立自主、自信、了解自我,形成良好的自我認同感,學會幼兒與他人友好相處。

  擁有良好本體感的兒童,他們則產生強烈的歸屬感,歸屬是充實生活的基礎。然而,我國兒童園教育實踐中更多地傾向培養兒童的智力發展,而忽略了兒童對自我的認識和探索。教師將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兒童對周圍環境中知識與信息的獲得,而相對忽略對兒童本體感的建立。

  兒童因與家庭、社會、文化和地方的關系而產生歸屬感,關系在本體感與歸屬感的建立中起著關鍵作用。作為兒童園教師,應親切地對待兒童,讓他們感受到周圍的成人是可親、可近、可信賴的,感受到家庭和兒童園是溫暖的。教師和家長應鼓勵兒童大膽地參加集體活動,在與他人的交往中,認識自己、認識自己與他人的關系,從而形成良好的本體感。

  (二)兒童園教育應重視兒童當下生活的意義

  澳大利亞的教學目標中強調兒童要有強烈的幸福感,這里的幸福感包含身心兩方面,即兒童的身體健康,對周圍和自身感到幸福滿意和自信,能夠自由探索,具有主人翁意識。

  澳大利亞0—5歲兒童國家課程框中強調兒童幸福感,應該引起我國兒童園教師的思考。幸福是我們每個人都在追求的目標,幸福是我們的人生財富,擁有幸福感的人,他的生活一定是充實和快樂的。我們成人都在追求幸福,卻忽略了兒童的幸福。在兒童園教育實踐中,我們每每能夠發現為了不上兒童園而向家長撒謊的兒童,為了不上兒童園而和家長鬧情緒的兒童。這些現象應該引起我們的反思,我們的兒童為什么不喜歡上兒童園?那一定是在兒童園不開心、不快樂,也就是說他們在兒童園缺乏幸福感。

  我國大部分兒童園教師接受了先進教育理念的洗禮,但是仍有一部分教師深受我國傳統文化中類似“學而優則仕”觀念的工具理性思維的影響,他們始終認為兒童園是為兒童的將來生活做準備,兒童的學習始終指向未來,而忽略兒童對當下生活的體驗與感受。我國目前兒童園教育“小學化”現象、兒童園教育內容脫離其實際生活、兒童園實際教育教學中采用簡單而直接灌輸方式,其實是兒童園教育缺乏對兒童當下生活關注的集中體現。

  每個人的童年只有一次,童年的時間是有限而有其獨特價值的時期,童年應是充滿游戲和樂趣的階段。在《兒童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的總則部分,明確提出“兒童園應為兒童提供健康、豐富的生活和活動環境,滿足他們多方面發展的需要,使他們度過快樂而有意義的童年。”兒童園課程應源于兒童生活、根植于兒童生活。只有來源于兒童實際生活的課程,才是兒童真正感興趣、能接受的內容,兒童才能真正參與、全身心投入其中。

image.png

  (三)讓兒童成為活動的真主人

  澳大利亞0—5歲兒童國家課程框架的教學目標中有讓兒童稱為involvedlearners(參與式學習者)和connnunicators(交流者),在這里充分地認識到兒童是學習的主人。其實,自從西方建構主義思想在我國的傳播,這對我國教育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兒童園教育也深受建構主義思想的影響。建構主義認為,個體的學習是在與外界環境互動過程中積極主動建構對世界的意義,知識是動態的而不是靜態的,個體在學習過程中的積極主動性是知識獲得的關鍵。這些觀點對我們知識觀、學習觀以及兒童觀和教育觀都產生了巨大影響,兒童是學習的主人,兒童是具有強大學習和發展能力的探索者,而不是知識的被動吸收者,更不是可以任意塞人知識與技能的容器。活動是連接兒童與外界環境的中介,兒童是在活動中與周圍環境相互作用,我們應該尊重兒童的活動主體性。

  然而,在兒童園教育實踐中,我們的孩子往往成為教師命令的執行者,是教師意愿的追隨者,兒童在活動中迷失了自我。究其根源,其實是影響我們教育實踐的兒童觀和教育觀,先進的兒童觀和教育觀能不能落實到教育實踐中來,主要取決于教師顯性的教育理念能否轉化為緘默的專業素養。我們不能把已“掌握”的兒童觀當成呆板的知識存放在我們的大腦里,而是應該與原有的緘默知識相互作用,以澄清、改善原來的緘默知識,將學習的教育理念轉化為能夠支配我們教育行為的緘默觀念。這樣才能真正做到尊重孩子是活動的真主人,將活動的主動權還給孩子。

  (四)兒童園教師應樹立多元化和包容性思想

  幼兒園教育質量關鍵在于教師,教師的理念是教育行為的向導,培養幼兒本體感,幼兒幸福感、尊重幼兒主體性,關鍵在于教師的理念。

  我們的世界是多樣化的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事與不同的物構建了世界之精彩。我們每個人都帶著原初的先驗的本能來到這個世界,每個人都來自世界不同的角落,都是不同于他人的獨立個體,我們每個人的獨特之處構成了世界的多元化。成人的世界是多元化的,兒童的世界也是一樣的道理。每個兒童都來自于不同的家庭背景,他們是帶著一定的知識經驗走進兒童園,他們每個人的個性、學習方式與能力、與他人交往方式、學習需要等都是不同于他人的獨立個體,有些兒童善于合作,有些兒童具有攻擊性,有些兒童身心健全,有些兒童身體殘疾等,他們構成了兒童世界的多元化。,

  作為影響他們生命最初階段的兒童園教師,面對兒童教育的多元化,應該具有包容性的思想。首先,兒童園教師應該樹立兒童發展的整體觀:一方面,讓所有的兒童都能成功并感到受重視,我們應接納每一位兒童,我們應滿足兒童的不同需求;對于有特殊需求的兒童,我們應該盡力提供幫助。被排斥在朋友圈之外還是被包含在朋友圈之內對兒童來說具有重要意義,作為兒童園教師,應該幫助兒童建立良好的師幼關系和同伴關系。另一方面,每個兒童的發展應該是全面的,在尊重兒童個體差異的基礎上應關注每個兒童身心發展的整體性,對兒童實施體智德美等方面潛移默化的影響和教育,促進兒童身心全面和諧發展。其次,教師應樹立因材施教的教育觀。每個孩子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個體,他們有自己的知識經驗,有自己的認知方式與能力’有自己獨特的個性等等,面對兒童的多樣性,我們應該尊重兒童的個體差異,幫助每個兒童在原有發展水平的基礎上獲得最大的發展。最后,兒童園教師應該具有創造性,具有隨時能應對富有挑戰性的教育情景。我們兒童園教師面對生動活潑、富于變化的兒童,這些無不對兒童教師提出創造性思維和隨機應變、靈活處理教育情景的要求。

  澳大利亞的幼教課程框架對我國兒童園教育實踐提供了一個反思的契機,尤其是對兒童園教師日常教育教學行為提供了一個自我反思的視角。本文結合我國兒童園教學實踐,僅從兒童的發展需要、兒童在活動中的地位和教師應樹立的新教育觀念等幾個方面對兒童園教師教育理念和實踐層面提出幾點新的要求與策略。


今天七位数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