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子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11-11 我要投稿
【www.hxcajs.live - 散文隨筆】

  歷史銘刻太多的過往,歲月留下太多的滄桑,深深的碾子溝,光滑的碾盤,記錄下無數勞動人民辛勤的汗水,讓我們把碾子再一次記起,把勞動人民的光輝牢牢銘記。

  ——題記

  前幾日,我陪愛人去蒼山看病,在醫院的門旁看見一個老大娘正獨自吃力地推著碾子碾壓小麥。我忙跑過去,一邊給老大娘搭訕,一邊用手幫著推起了碾子。我問老大娘為什么不用機器?她說:“弄得少,不值當的,再說用機器壓出來的麥仁不好喝。”我說是嗎?她說:“是的,不信我給你帶些嘗嘗。”我忙說不要的大娘,家里有。她說:“你家里的不如咱用碾子壓出來的香,再說咱自己的麥子,吃著放心。”就這樣我們一邊聊著天,一邊來來回回地推動著碾盤。一會功夫碾子溝里的麥仁就碾好了。老大娘把碾好的麥仁清掃到盆里,再重新放上麥粒,新的一輪碾壓就又開始了。我用力去推碾子,想盡可能地讓老大娘少用些力。不一會兒,我的額頭就沁出了汗珠。老大娘忙說:“您哥,你沒有干慣,累了吧,快點歇會吧。”我說不累,沒事的,出點汗也挺好的,又繼續推碾子。

  我和老大娘一邊推碾子,一邊嘮著家常,從過去聊到現在,從夏糧聊到秋收,從兒娶女嫁聊到孝順父母……看著對面的這位老大娘,我的內心不免想起了小時候我和娘一起推碾子的情形。農村過去主要用碾子來壓谷物,我們偌大的一個村子里只有四個碾子且分布在村子的不同角落。記得當時用碾子的人多,娘總會讓我先拿著笤帚和簸箕去挨號排隊,等快到我們家的時候,我就飛快地跑回家叫娘來壓碾。娘推碾子的時候,我也會在娘的對面用盡全力的去推那看上去比現在大許多的碾盤。每次娘總會心疼地說,去玩吧,別累著了,累著了長不了大個子。我總會傻傻地問娘:長大個子干嘛?娘說等你長大個子就可以幫娘干活了。我會驕傲地挺起胸脯說道:我一定會長成大個子的。然后一溜煙跑別處玩耍去了,留下娘一個人在那里推碾子,可娘從來不叫苦也不叫累。

  如今的我早已成人,也為人夫為人父,可娘已經老了,頭發花白,腰也不堪歲月的重負彎曲了,臉上滿是皺紋,再也沒了往日的容顏。可她仍然在鄉下默默地勞作著,心里還時刻掛念著我們。作為兒子真是萬分的慚愧,兒子個子大了,卻仍不能替娘干更多的農活,甚至不能時常去看望娘。想到這里,我的淚珠在眼圈里滾動,忙轉過臉,任淚水流淌。然后裝作擦汗,用衣襟拭去淚痕。這時老大娘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說:“想你娘了?”我點點頭。“想娘了正常,娘也想你,有空就常回去看看吧。”我又點了點頭,是老久沒有回家了,該回去看看娘了,我今天就回家。

  就這樣聊著天,老大娘的麥仁也全部碾壓好了。我要走,老大娘不樂意了,非要讓我帶上剛剛碾好的麥仁。我拗不過她,只得答應帶些回去。老大娘用她那雙布滿老繭的手不停地一捧一捧地給我往袋子里裝,我實在不忍心要,連聲說著夠了夠了,可老大娘感覺還是少。最后我只好拿著裝麥仁的袋子飛一般跑開,一邊跑一邊說謝謝您了,已經很多了。

  當我給老大娘揮手再見的時候,看到她老人家的手里還捧著滿滿的麥仁在那里站著。這讓我不由地想起了娘在我每次回家時給我帶家里農產品的時候也總是這樣,生怕帶少了,裝了又裝。哎,真可謂可憐天下父母心!真心地祝愿這位大娘和天底下所有的母親健康長壽!

  帶著老人家送的麥仁,開著車一路飛奔,我要去見我的娘,我要大聲說:娘我回來了,兒子想你了……

今天七位数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