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五爺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11-11 我要投稿
【www.hxcajs.live - 散文隨筆】

  谷雨的前一天,老家傳來了五爺去世的噩耗。論起來,我們和五爺是同宗同族,五爺有親兄弟三個,他和我爺爺好像是同太的弟兄。雖然這種血緣似乎很遠了,但因為他們和我爺爺弟兄仨是排行叫的,所以,那種親疏的界限并不是十分的明顯。從我記事以來,我們幾家的關系都非常的融洽。

  悼念五爺自是理所當然的,懷著沉痛的心情我走近了闊別已久的故鄉。故鄉,生我養我的故鄉,那里有我童年的歡樂童年的夢,有我許多美好的回憶,可我卻有二十多年沒有親近她了。那里的天那里的地那里的水那里的人都不再是記憶中的樣子。走進老宅,心中不免有一種凄涼的感覺,老宅也不再是我記憶中的樣子。許多老房子都空無一人,年久失修顯得破敗不堪。諾大的的一個老宅上,只有五位老人在那里守著。年輕人要么除外打工了,要么都在集鎮或縣城置辦了新房。現代氣息在老宅上一點影子也找不到。

  五爺的兒女們也都在外地打工,個個都混得不錯。自從五爺去年被診為“小腦萎縮”后,就被兒女們接到北京去治療。只是最近情況嚴重了才回老家。當我一眼看到慈愛的五爺靜靜地躺在冰棺里,看到曾經那么壯實的五爺此刻像瀝干了水分的洋姜,淚水禁不住奪眶而出,繼而失聲痛哭起來。看著五爺那瘦削慈祥的遺像,五爺那勤勞簡樸的一生便不由自主地一幕幕涌現在我的眼前……

  五爺享年七十九歲。他是個苦命人,在他十四歲那年,父親就去世了。當時他的哥哥只有十六歲,弟弟才剛滿5歲。是他柔弱的母親我們的小腳老太一手把這三個兒子撫養成人。小腳老太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罪自不必說。單就五爺來說,他對家庭的付出就超出了常人。

  五爺家曾是地主成份,在那個唯成分論的年代,地主倍受歧視。因此,五爺的哥哥錯過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一直光棍一人與五爺一家住在一起。這樣以來,五爺上要負擔老母,還要照顧哥哥弟弟的生活,一家人的擔子全落在五爺一人的肩上。

  五爺總是樂哈哈的,他從不知道什么叫苦,什么叫累。聽,雞還沒叫呢,是誰噔、噔、噔地從屋后走過去?不用說,那準是五爺。他是趁天還沒亮,人們沒上工之前去撿糞。因為大集體時家家都養豬。人們往往趁黑把豬放出來吃點活食,所以到處都能撿到豬糞。等到隊長出工的哨子吹響,五爺早已撿了滿滿兩糞筐豬糞送回家。只要隊長收工的哨子一響,社員們便像獲得赦免的犯人一樣,飛也似奔回家,哪個不想趕緊回家歇歇腳或干點自家的活呢!可五爺卻不然,他總是要磨磨蹭蹭的走到最后,每天都要帶回一挑泥土倒在豬圈里,這樣年底清理豬圈的時候,他所得工分總是要高出人家好多倍。

  五爺勤勞,五奶也不懶惰。她會織布,會繡花,更是節儉過日子的好手。因此,五爺家的日子很好過。打我們記事起就是一等富裕的農民了。

  也許是因為當時的社會大氣候所致,也許是某些人對他們家富裕生活的嫉妒。當時的村干部們總是百般地刁難他們這家人。

  從66年到76年,十年浩劫使五爺一家受盡屈辱。記得那是70年的冬天,五爺家起蓋新房準備迎娶弟媳婦。因為這是五爺必須要盡的義務。從籌劃蓋房,到打坯砌墻,每一個環節都傾注了五爺的全部心血。那一塊塊笨重的土坯都是五爺親自拉回來又砌上去。看著已經完工的房子,五爺深深地噓了一口氣,他覺得,這輩子能住上這樣敞亮的房子很是心滿意足了。誰知,好景不長,墻頭還沒有糊完就被駐隊干部和大隊支書發現了,他們領著一幫人把五爺的屋子頂部扒掉。并拆除了兩層土坯。理由是地主家庭不能和貧下中農平起平坐,因為與五爺接屋連山的是一戶軍屬。五爺看著自己的心血和汗水被踐踏的面目全非,又沒個說理的地方,當場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就連我們這些不懂事的孩子也覺得不可思議。更有甚者,五奶日日夜夜坐在織布機上哐當哐當織出的幾卷白土布,也被當做資本主義的尾巴給沒收了。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黨重新確立了實事求是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中國開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行改革開放;走上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正確道路,進入了社會主義建設的新時期;拋棄了“以階級斗爭為綱”這個不適用于社會主義社會的口號。取消了成分論。從此,五爺一家有了用武之地,不再擔心被批斗,被抄家。在自己的承包土地上甩開膀子大干起來。

  土地下戶沒幾年,五爺家里里外外就煥然一新了。土坯房換成瓦房,舊家具換成新家具不說。單就他們家的每一寸土地看都是與眾不同的。他們家園子里有永遠吃不完的蔬菜,豬圈里有永遠賣不完的肥豬,院子里有形形色色的果樹。就連一向土里土氣的五爺還在院子里種上了花呢!

  盡管五爺家的日子如芝麻開花——節節高。但五爺依然保持著他那慣有的勤儉節約的習慣。他定格在我腦海中的影像永遠是那么慈祥,那么簡樸:一副黑里透紅的臉膛永遠帶著微笑。一頭濃密的頭發總是倔強地豎立著,很少打理的順順溜溜。對襟白土布褂子雖然也洗得很干凈,但從沒規規矩矩地扣過。兩條水桶似的褲管也總是卷過膝蓋,有時還卷的長短不一;腳下,總有他自己編制的穿不完的麻草鞋;生病了,喝點姜湯發發汗就算完事了;干活時碰破了手腳也總是抓把泥土按上去就算是貼膏藥……

  五爺的一生并沒有驚天動地的偉業,土地是他的脊梁,耕牛是他的伴侶,深深的犁溝印著他歲月的痕跡。他的汗水曾燙傷那片熱土,他的皺紋里鐫刻著希望,他那挺直的腰桿永遠不會被生活的重擔壓彎,他那不知疲倦,勤勞簡樸的一生永遠停留在我們的內心深處。

  五爺,我們永遠懷念您!

今天七位数最新开奖